夜鸦

有事烧纸

迟了好久好久的repo……!


上两周经历一场炼狱式的加班,心脏都要不好了,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收到了心爱的人们的投递。


灯灯老师怎么能那么温柔呢。


我这样一个糙汉,工作里遇到的是更多的糙汉,收到这份礼物的时候整个人就像奶油一样被融化了。可以想象到灯灯老师跟店家商量用什么纸、怎么印刷,拿到之后坐在椅子里,怀着某种心情一张张地贴上书名、一本本地盖上章子、一叠叠地塞进信封里……想象中的灯灯老师围着一圈茸黄的光,想让人拼命抱住。


repo这件事一迟到,就会发现夸人的话都被人抢占了,于是不知道该怎样回送那份灯灯老师带来的惊喜,词句都没有什么用。再翻一遍方舟,最后落到林先生干净又有油墨味道的棉袍上,又是泪痕。先辈们拿血肉之躯沉默地为后世劈出一些光亮,想到前一段时间看的纪录片,非为大志无有大谋,只是时至今日,除了舍生一搏,再没有什么救中国的办法。


……


不提这个,就是爱您。谢谢您描绘的楼诚和满怀爱意的笔下风霜。


最后一张图来自灯灯老师的特赠:《风霜雨雪》科普小读本!我觉得旧书是有魔法的,跨越时空把曾接手过它的人联结起来,我一打开书就掉了一张小字条,一位在宝应(?)中学叫「李宁」的爷爷/奶奶曾经借过这本书,现在兜兜转转到我手上——灯灯老师真是放了个大招,截了一段旧时光给我,真是又要哭唧唧!


 @隔山灯火 =3=!无以为报,尽力再产出!

评论(14)
热度(49)
  1. 隔山灯火夜鸦 转载了此图片
    夜鸦太太你超神…… 天啊第一张图怎么能拍得如此美丽,光线、色调和桌子的纹理都好美,呆住了……

© 夜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