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鸦

有事烧纸

【楼诚/现代/志怪】养蛇

脑洞如鞭炮,挨个连着爆。_(:_」∠)_

阿诚捡了条大胖蛇。应该也是一发完。


——


学校社团招新结束,明诚作为副社长被委以重任,带着新生去城郊的山里徒步做团建,促进花朵们之间簇新的友谊,激发大家为社会主义做贡献的乐观精神,培养为祖国工作三十年的健康体魄。


「社里女生这么多,搞徒步太累了吧,」明诚善良地提出建议:「我们可以去撕名牌、密室逃脱什么的。」


「不行,」社长梁仲春同学挥手拒绝:「做社内活动拉不到赞助,预算人均10块钱不能更多了。」


于是全体社员花了人均两元坐了趟公交,自带盒饭背着大包在校草阿诚学长的带领下开始爬山。


明诚给包里留了大半空间,预备用来给学弟学妹帮忙减轻负担,然而学妹们懵懂又害羞,完全不知遮掩自己力大如牛的本性,背包登山入上天火箭。


白背了这么大个包了,明诚遗憾的想:早知道就该多拿点零食过来的。


盘在树枝上的蟒先生瞧见了,决定热心肠地替美男子解决他的惆怅。


下山时的明诚:咦,包怎么沉了这么多?


大概是爬山太累了吧。



——



蟒先生一大早就盘到了屋顶灯上,明诚醒过来的时候,它正用尾巴缠着灯绳、吊下来装死。


明诚睁眼惊出一身冷汗,赶紧又睡了过去。


蟒先生:「……」



——


「所以说……你是昨天在山上钻到我包里的?」


蟒先生缠着明诚的腰,头搭在明诚肩膀上,暖乎乎地只想睡觉,尾巴尖动了动,表达出一种「你说的对」的认可。


「好吧,那我收拾一下,待会儿送你回家。」昨天走了一天路的明诚有点腿酸,决定下楼开大姐的车。


蟒先生听懂了,「咻」地竖起来,嘶嘶吐气。


明诚腰被勒得喘不过气,拍着大蛇求饶,直到指天发誓保证完绝对不把它送走,蟒先生才松了劲。


这蛇看上去好大呀。明诚有点发愁,于是偷偷拍了张照片,发到微博上艾特了博物君:


@田园画派入门中:@博物君 你好,从山上捡了条蛇回来,请问是蟒蛇吗?有没有毒?想试着养一养呢。[可爱]


没过一会儿,就接到评论提醒:

@博物君:黑眉曙蛇,又叫菜花蛇。不是蟒,没有毒,能养,就是也太肥了点,估计比较能吃,如果经济条件不允许的话还是放归山林吧。


明诚很激动,看着蟒先生想:


原来你叫菜花呀!



——



蟒先生当然是有名字的。当它终于发现明诚说「菜花」是在叫自己的时候,那简直要被真实的气死了。


它盘到明诚的笔记本边上,用尾巴砸键盘。


「楼……大王?」明诚有些惊悚,他觉得这个名字还没有「菜花」好听。


蟒先生冷着脸——当然它本来就是冷的,只是此刻更冷了一点——又用尾巴改了改。


「楼大哥?」明诚小心翼翼地瞧他,暗忖:这么在意表示身份的称谓,估计是一条在爬行动物界地位很高的蛇吧。


「我叫你先生好不好?」明诚很诚恳地问他:「先生是一种很优雅的尊称。」


蟒先生满意了,「哧溜」地又缠到明诚身上去,要抱抱。



——



先生比明诚估计得要吃得少得多,不过因为嘴挑得很,为了能让它吃得称心合意不发脾气,明诚很是花了一番功夫。


「先生,你为什么瘦不下来呢?」明诚一边冲澡,一边跟躺在浴缸里转圈的楼先生聊天。


楼先生把头从浴缸边缘探出来,有些委屈地看着明诚。


「?」明诚以为自己说话冒犯了,赶紧抿了嘴,低头冲水。


真是呆子,楼总怜爱地望着青年:得靠运动减脂啊!你什么时候才愿意跟我来做运动啊?


楼先生的春心跟着被水冲下来的泡沫一起。滑过明诚年轻的身体曲线,一直流到了下水道里,没有任何回音。



——



天气冷了,楼先生开始整日昏睡起来。


明诚今天还是抱着大蛇在赶paper——他的手臂和肩膀都已经被锻炼得很强健了。


楼先生睡了一天,而明诚则熬了个通宵。它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透亮,明诚桌子上空了几杯黑咖啡,青年亮晶晶的圆眼睛下面挂着黑眼圈,眼里全是红血丝。


楼先生心疼了,它看着明诚,真挚地向人类发出心灵拷问:这人都长这么好看了,为什么还要交作业啊?



——



明诚最后是在温暖的床上醒来的,身上除了被子之外没有别的重量。


「先生?!」明诚猛地惊醒了,掀开被子到处摸,他的大胖蛇不见啦!


楼先生看到心里甜甜的,伸长尾巴在空中甩了甩。


「咦?」


楼先生盘在桌子上,身前的笔记本开着,更重点的是,他的脑袋上架着一副小金丝眼镜。


「这是什么?」明诚下了床走过去戳了戳,是真的镜片,不是空架子。


楼先生拿尾巴尖指了指屏幕——两万字的论文完工了。


明诚惊呆,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而论文确定已经做了完整的结论,验证了数据模型,连格式都调好了。


「你帮我写的?」明诚隐约记得自己写到后面突然就昏睡了过去。


楼先生拿尾巴尖抵了抵眼镜架子,极力表现出一种谦虚。


明诚看着这条大胖蛇,心里头有些慌,嗫嚅了半晌,直到对方都要把头伸到自己脸颊上了,才抖着声音说:「谢谢你,先生。」


楼先生开心得不行,吐信子舔了舔明诚的脸颊,啧啧啧,烫死了。


随后楼先生又睡着了,这次他没有缠着明诚,乖乖地缩到床上去躺着,催眠阿诚用了点法力,它现在累得要命。


明诚确认过他的呼吸,犹豫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在论文封面敲下哪几个字:


合著者:明楼


唔,在你们妖怪界,据说如果被人类赋了姓名,就得一辈子跟着那个人了,是不是?


明诚把论文发到导师邮箱,趴到床边看着他的蛇,拿手指轻轻戳它。


「你就跟我姓了,好不好?」


明楼睡着了,尾巴尖无意识地缠上了明诚的小拇指。





被秀了一脸的论文君:大意了。




 - 应该没有后续的 END -


评论(232)
热度(1541)
  1. 空山新雨后夜鸦 转载了此文字
    这人都长这么好看了,怎么还要交作业——by楼先生简直爱死这篇文!!!!⁽⁽(ી₍₍⁽⁽(ી⁽⁽(ી₍...
  2. 沫陌的秋天夜鸦 转载了此文字

© 夜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