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鸦

有事烧纸

[凌李/痴汉番外] 他和他的第五年

2015.11.25



* 应大家要求假装蒸个包子

* 有包含敏感词的不能描写的部位



 番外·他和他的第五年 


「乖,早点睡,别等我了,估计得忙到两点钟。」


李熏然被蓦然亮起的屏幕晃过神来,瞥了一眼屏保上的信息文字,没有出声,起身把熬好的鸡汤放到砂锅炉子里温住,回了信息让凌远小心身体,回家记得把汤喝了。


凌远在去年升了院长,从那之后李熏然才发现,之前的凌远哪里算忙,简直可以说是悠闲到任性。现在这个人每天早上6点多出门,晚上不到12点回不来。一到周末要么加班,要么就躺在床上能睡一天。李熏然也不敢折腾他,只能变着法子给他找养胃的法子,凌远身边所有的护士医生都成了李熏然的眼线暗桩:凌院长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喝酒,有没有按时吃药……李熏然全知道。


一直想做医疗改革的凌远,在等了15年之后,终于等到了大展拳脚的机会。李熏然即使一整天都难以见到他清醒时候的面容,却没有办法不去支持他,他爱这个人意气风发也执着不悔的样子。


时光倏忽而过,不知怎么就到了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五个年头。李熏然独自躺在双人床上,怎么都睡不着,辗转反侧,决定还是去阳台上抽根烟。


往阳台外望过,天上的星子都亮了,整个小区都静了下来,路灯下偶尔会跑过一只流浪猫,瞬间又消失在灌木丛里,然后隐隐约约传出春天的声音。居民楼的窗一盏一盏的暗了下去,到最后,只剩下眼前指尖这一点火光。


刚把滤嘴凑到唇边,又迟疑地放了下来。李熏然定定地看着手里这支烟,猩红一点点下褪,剩下一杆烟灰,轻轻一抖,全都碎裂到地板上。


在爱里面,相比争取,总是有更多的妥协。


第二天是周五,每到大家都放松的时候,李熏然就会更忙碌。现在他已经是李副队,今年民警队伍里面倪大队长要退,大家都猜潼市公安系统终于要有第一个omega警察大队长了,只有李熏然一个人知道,这个对性别属相平权有重要意义的政治人物,自己这次是不会当的。


李熏然在办公室把这周的报告写完,挂钟已经指向了晚上8点,局里只剩下值班的同事,想邀请去吃个晚饭也没有同伴的人。几个年轻警员看到李副队长锁门出来,对英俊的omega上司腼腆地笑笑,打个招呼就又互相推搡地回头继续工作,李熏然看了看他们的背影,心里有些感慨,揣着手慢慢往外走。


手在口袋攒住了手机,李熏然还是想给凌远打个电话的,但想了一想,还是直接坐进了车,把手机扔到一旁去——不想再听到对方匆匆忙忙的否定,还是回家自己煮面吃比较干脆。


所以当李熏然打开家门,看到屋里有光的时候,确实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随即又意识到:应该是早上出门忘记关灯了吧。没所谓地转身关门落锁,一个没防范,就被一双手从背后搂住,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周末愉快,欢迎回家~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来,随后一个亲吻落在了自己的发旋儿上。


「……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李熏然愣在这人怀里,都不敢回头看。


凌远把人转过来面对着自己,纠结着眉毛看他:「想给你做顿饭,就早点回来了,你饿不饿?」


一副老实学生给导师交答卷的样子,紧张又期待。


李熏然眼睛一弯,嘴上不饶人:「居然劳动凌院长给我做饭,我好大福气哦。」


凌远窘了,话都涩得说不出来,拉住他手带他往餐厅走,吭哧了半天才道:「给你做饭才是我最大的福气。」


李队长听见了,挑着眉毛笑他:「光做饭就够了?」


桌上三菜一汤,居然都还做了摆盘。两套餐具一丝不苟地对齐好了。白汁口蘑土豆、鸡肉丁炒蛋黄豌豆、配上一锅温热的砂锅西红柿牛腩汤,旁边一盘手切新鲜三文鱼。不算特难做的菜,但一闻就知道花了心思和时间。嗯……饭也蒸得很香软。


凌远给李熏然盛了碗牛腩汤,然后伸手到三文鱼盘子里掐了一丁装饰用的迷迭香叶子,稳稳地点到汤盘的中间。


李熏然翻了他一个白眼,但其实不管凌远怎么作怪,李熏然永远都受用,很给面子地捧着碗咕噜咕噜喝,完全忽视了对方拼命营造的精致氛围。


「我听说……警局里面最近可能有变动?」凌远看他吃高兴了,忍不住问了一句。


李熏然看着他一眼,又接着低头吃菜:「听谁说的啊?」


「……就是前几天在医院碰上了郑秋冬,聊了两句。」凌远故作洒脱。


李熏然心里笑他,学他那拿腔拿调的洒脱:「我倒是没有什么变动,可能要换个领导吧。」


「啊?」凌远停箸,心里想了一圈,眉头皱了起来,还是道:「局里已经定了别人了?为什么?」


只有他知道李熏然是一个多么单纯的人。公安系统架构庞大,内里鱼龙混杂,做实事和升职从来都不是因果关系。不过李熏然幸运的是有一个当过警察局长的老爸,所以在系统内做事的时候,总有李局长以前的老部下、老徒弟愿意行他个方便。但李熏然的意志却从未蹉跎过,惩恶扬善,一心致之,不骄不躁。但人都能明白,有更高的职位,就有能力带来更大的改变,凌远一直以为李熏然是很想当这个大队长的。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呀,你自己当院长的,怎么选贤举能,平衡各方,这你不懂?那你道行还不够啊凌院长,要多多学习。」李副队避过这个问题,举着筷子,又要开始教训他男人。


凌远听他教训,不时点头,安静如鸡,心里却总觉得有哪里出了问题。他直觉李熏然也因为这件事情有些不开心,但好像又挺释然,而且自己的老婆自己最了解,工作上的事情只要自己问,他一定会尽力说明。两个人本来相处的时间就不多,能有机会让对方多了解自己一些,为什么不?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凌院长表示,家里大当家的不开心,自己也不开心,一定要把不开心的源头掐断,让宝贝儿重新开心起来!


晚上趁李熏然洗澡去了,凌远就偷偷摸摸开始打电话,先找老李局长,再不情不愿地找郑秋冬和薄靳言,左客气右恭维,总算是套出话来。


于是等李sir洗完澡香喷喷地回到卧室,看到的就是一个红着眼眶可怜兮兮的凌远坐在床边上,握着手机一副难过得不行的样子。床头灯斜打在他身上,倒出一侧颓然的影子。


「怎么了你?出什么事儿了?」李熏然连忙跑过去抱住他,这老男人,可怜起来还挺帅。


李sir捏着凌院长下巴抬起来,对方眼神暄软,带着些内疚的意思。他箍着对方下巴摇了摇:「凌宝宝这是在哪里受欺负了?跟爸爸说说。」


凌远被他逗笑,心里更疼,一把把李熏然揽到自己怀里,嘴唇摩挲着对方带着湿气的额头,手轻轻捏着他的后颈。


「我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凌远低低地说,「我让你受委屈了。」


李熏然趴在他怀里,没有回应,脑子一转就明白过来。


看来应该是知道了哦,李sir想,但看老凌这么内疚的样子,自己好像也没有预想的高兴,自己果然是个幼稚鬼,这种小心眼的报复最后还是自己心疼。


「……我不会再在让自己忙到这么晚了,调整好了就每天按时下班回来陪你。」凌远低低地念着,怀抱得更紧。李熏然知道这个人说到做到,嘴角不由得勾起来,一下子不再感到过去的辛苦,连带着因对方放弃掉的机会,都化去了重量。


「所以你之后,有事情要跟我说,不要自己一个人去承担,不要这么惩罚我。」凌远低头去啄李熏然的唇,手轻轻捧着他的脸,掌心湿热,带着些求饶的意味:「我会做一个好爸爸的,会照顾好……我们的宝宝。」


李熏然放松自己摊在他怀里,笑着仰头任他亲,嘴里却还嘟嘟囔囔地刺激男人:「难道是我不想告诉你吗……是谁连给我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我都站在你医院里面了,结果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去做检查。」


凌远羞愧得不敢还嘴,只好施行『说不过就干』的原则,把对方压到了床上去。


【—— 一段有情节的消音 ——】


两人在床上胡闹完,还不尽兴。凌远抱起晕乎乎的李sir,到浴室里又来了一发,一直到天色微明,两个人才精疲力竭地睡过去。


第二天,等李熏然迷迷糊糊的转醒,旁边的床已经空了。忍着全身的酸痛起身、洗漱,出门就在客厅见到了一脸生无可恋的韦天舒和他夫人产科主任秦少白。


李队长吓了一跳,忙问:「你俩怎么来了呀?」


韦天舒翻个白眼,咬牙说:「凌远这一炮解千愁,苦的每次都是我。」


秦少白也有些无言以对,忍着笑意起身对李熏然说:「咱俩进屋去,凌院长让我来看看你。」


李熏然一脸茫然地被推着进屋接受了一些基本检查,当最后从秦少白嘴里听到:「内腔还是完整,孩子没有被一枪顶掉。」时,见过各种大世面的李副队也忍不住轰地炸红了脸。


……而一无所知的凌院长此时正在买完早餐高高兴兴回家的路上XD


后面的日子继续鸡飞狗跳,但哪一个家庭不是这样吵吵闹闹呢?


在此之前,他们都只在未来里筹划过彼此,因此各自奋斗,深夜相拥,也不觉得无聊乏味。但从今以后,要在这个未来里再点上一个小不点,这个小小的身影把这个组合纽在了一起,从此不再各自奔忙,即使因此放弃一些事情,却更真实地完整了生命。


宝贝,为有你的未来,送上千千万万个吻。



- END -


-------------------

* 看不了肉的戳微博:http://weibo.com/p/1001603912862803303504

* 还会有一篇三人日常段子番外,本周投放完毕,下一次再见就是开新坑啦~



评论(71)
热度(587)

© 夜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