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鸦

有事烧纸

[楼诚衍生/凌李/现代ABO] 李sir今天痴汉了吗 -7-

2015.11.15



写完肉之后真的累的不想动笔,这一章更新花了我整整一天时间,卡得脑汁绞尽。大家可以看完给我挑毛病。



chapter 7


早上到了科室,凌远照例带着主治医生们一起看昨天的病历,同时给旁听实习医师讲临床分析。


「……怎么了?一个个要笑不笑的?」凌远才讲了第一个病历,底下一圈人就开始捂嘴,一副努力忍俊的样子,「哪里讲得不对?有问题可要提。」


「没有不对!」所有人异口同声。


「……」凌远皱眉,又实在搞不清情况,只能训一句:「那就认真点!下午还要做个腰椎间盘突出切除,尤其你们几个还没进过手术室的年轻人,不要整天嘻嘻哈哈。」


这回大家都老实了,拿着笔记本安静如鸡地听凌医生讲病历,心里对着还穿着昨天旧衣服的凌医生放肆YY。


今天上午正好是凌主任的出诊时间。像凌远这样专家医生,一周只会有一天左右的时间出诊接待新病人,因为接待的都是相对而言更加疑难的病症,他需要在背后花很多的时间去学习和研究,更何况还有行政职责,就更加忙碌。但他给自己排了一天半,说:科室的各主治医生都结婚了,单身汉嘛,多出诊半天也不影响。


忙完吵闹的一上午,等到中午午饭的时候,凌医生才有时间给李熏然打电话,本来还不觉得加这半天班有什么不好,直到接通电话听到对方声音的那一刻,才突然有一些小后悔。


「大哥,吃午饭了吗?」李熏然今天上午没有出警,坐在办公室整理案件笔录。


「准备去吃了,你呢?吃饭了吗?」凌远靠在窗边,轻声问。


「腰酸,不想走路,让队长帮我打饭去了。」李熏然把笔收起来,靠在椅子上专心打电话。心想这个人说话声音怎么能这么好听,浑然不觉得自己在撒娇。


凌远听着耳朵有点烧,又想起李警官的腰线。掏口袋想拿烟,结果只摸到一包口香糖:「还很难受吗?我晚上回去给你揉揉,遇上出警你就先请个假,知道吗?」


「知道了,今天还算平安。」揉腰按摩诶嘿嘿嘿,李熏然内心痴汉笑,觉得怎么宠对方都不为过,双手捧着手机说:「那凌医生,我早些下班,晚上来接你回家好不好?」


凌医生在电话这头拉出一个一字笑,对年轻恋人热情直白的爱意还是感到羞涩,故意粗起嗓子说说:「不舒服还要胡闹。我今天去接你,你就在局里呆着等我吧。」


两个人都是没有什么午休时间的人,又聊了两句便说要先挂了电话,凌医生听到话筒里最后传来的那声响亮的亲吻声,心里又囧又有些高兴,却还是不太好意思回复。只用嘴唇轻轻印上话筒,反正更多的,可以见了面再做。


收起手机,从门诊大楼出来,凌远踩着落叶一路往食堂走,边走边抬头看着高远无云的天空,白白的天幕里一只振翅而过的鸟,身后步履匆忙的行人,呻吟叹息的病人都好似不再给他增加多余的思绪和悲愁。原来有些心情,竟能让人觉得胃口也好上不少。


「凌主任,春风得意呀~」

「凌主任,恭喜恭喜啊!」

「凌主任,说好的糖呢?」

「凌主任,什么时候办酒请客啊?」

「……」


好心情在走进食堂的一瞬间被瓦解,凌远被这密集的祝福弄糊涂了,一路含混应付。胆子大的实习学生上前点破,凌远眼皮一跳,忙打开微信,找到韦天舒的朋友圈点进去。


「我们大附一的头号钻石单身 alpha 终于脱单啦!三牛哥为你带来独家浪漫表白现场直播,明天上班大家应该可以收到凌主任的喜糖了!爱哥的请点赞!」


下方一个短视频,正是自己捧着小李警官在凤摆尾亲吻的时候。


点赞数异常疯狂,当天同在场的学生们都在骂韦天舒鸡贼,其他不明真相的同事都在嗷嗷狼嚎,大喊「凌主任牛逼!」「凌主任真男人!」「凌主任实力禽兽!」


凌远捏着手机,额头青筋炸起,气得头疼,想深呼吸来舒缓一下,结果一个没换好气,反而呛到咳出来,真心是要找到正主教训一通!


「我跟你说,这事儿你问凌远还不如问我,你是没看到,这家伙今天衣服都没换,还是视频上那身。这说明什么?起码三垒啊!直接利落,alpha的楷模!」


韦天舒对危险丝毫不觉,一路跟同事八卦,越说越离谱,直接在门口撞上了凌远。


「什么事儿问我不如问你啊?」凌远板着脸冷冰冰地扔出一句话,直中韦三牛脸上。


「不,没有!」韦天舒吓的有点窒息,死命摇头,脚却后踩一步准备撤离。


凌远不说话,往他后退的方向前进一步。


「不不……你听错了凌远……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

附一医院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和友爱呢,括弧笑。



凌远自己是对社交网络没有任何热情的,因此也不知道朋友圈的视频可以收藏,可以转发。他自己也知道,和熏然就是在一起了,事情也是自己做的,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地方。要说出格,那也是自己的私事,跟医院的工作搭不上边。收拾了一顿韦天舒之后,他反倒好应对来自同事善意地调侃。


可是这视频传着传着居然就让简瑶看见了。


简瑶之前帮着一个叫薄靳言的犯罪心理学教授做翻译,接触了很多跟刑侦相关的事情,也跟着跑过几个案子。看到这个视频的第一眼,她就觉得被捧着头接受亲吻的那个男生像李熏然。她假装若无其事地在分享视频的高中同学群里问:「这谁和谁啊?」


现在在附一医院当实习医师的女高中同学兴奋地回复说:「右边内个是附一骨科王牌凌远教授,巨帅的!单身好多年了,结果一谈恋爱就谈的这么狂野~ 另一个就不知道了,应该不是医院的,有传言说是一个警察?身材好好的样子!」


好啊李熏然!你都进展到这一步了还骗我说单身?革命友情闺蜜情谊何在?

简瑶咬牙切齿地拨了一个电话给李警官过去:「今晚老地方请你吃饭,不来你就完了。」



凌医生下午4点有一个腰椎间盘突出切除手术。手术不难,但要求细致和技巧。对手生的年轻医生来说,一是术前定位很容易出问题,二是在切除髓核突出时容易遇到神经根黏连,处理不好容易发生医疗事故。现在几个实习医生还不成熟,凌医生只能推了其他的事主刀,亲身示范手术。


整个一台手术站下来不超过一个小时,非常成功。过程中让年轻的实习助手用神经钩做神经根松弛,手很稳,也不紧张,让凌远大感欣慰,跟这几个年轻医师说了很久点评,随后就放他们下了班,到家里复习整理就行了。


凌远自己也想把报告和论文都带回家去弄,先去接熏然下班最好。但病历带不走,只能先在办公室处理完,努力一把看晚饭能不能回去和小李警官一起吃。


换回白大褂回到办公室,凌主任脚步特别轻快,心里好似挂了一个小倒计时,每一刻的时间流动都变得更有意义一点。抽出今天的病历就开始写临床分析,思维流畅如同加了润滑油。


手机震动起来的时候,凌远还没有反应过来,看着屏幕上的「熏然」愣了一会儿才接起电话。


「喂?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下班了吗?」凌远问。


「……大哥,我要说对不起。」李熏然在电话这头支吾着,语气十分不情愿。


「怎么就对不起了?」凌远心里一紧,一下子就急了,「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晚上我不能跟你吃晚饭,也不能跟你回家了。我有个朋友有事儿找我,我晚上得去铜板街吃饭。」李熏然觉得特别对不起凌医生,自己之前还说要去接他的,结果自己先爽约了。


「没事,这要说什么对不起。」凌远松了一口气,复而又觉得心里涩涩的,别扭地问:「什么事儿啊,很着急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她没多说,应该也不是大事,有要帮忙的话我再跟你说。」李警官瘪瘪嘴,又说:「你自己要记得按时吃饭啊!到冬天了办公室里凉,你要加班也可以带回去做。」


内心十万个不乐意也抵不上担心他不好好吃饭,可是没办法,简瑶连让他回话反驳一下的机会都不给。


凌远干巴巴的答应:「好,你也早点回家。」


完了,倒计时小钟不走了。凌医生叹了口气,把手机锁到抽屉里,埋头继续分析起病历来。



这边李警官套上了外出的厚外套,又去队长办公室跟郑秋冬打了个招呼,便直接开车奔铜板街了。冬天夜里黑得早,寒气重,早点完事儿就早点回家给凌医生煮暖胃汤。


到了余祥记,简瑶居然已经在店里等他了。这让李熏然心下惊奇起来,而且来者面色不善,倒是真有严重的事情发生的样子。本来打趣的话也不敢说了,只得快步走到桌前坐下,谨慎地观察青梅竹马的脸色。


「李熏然,你有什么要跟我交代的吗?」简瑶挑着眉毛,指挥李熏然给自己倒茶。


「交代什么?」李熏然已经完全切换到了另一个频道,痴汉模式在离开凌医生就自动关停了,是以完全没有想到感情生活上去。


但女孩子可从来不这么想,自从李熏然觉醒为omega,简瑶最大的爱好就变成了给李sir找对象,呕心沥血前赴后继,过程辛苦不足赘述。现在李警官自食其力找到了,自己居然不是第一个知道的!?这能忍?一起八卦,一起吐槽男朋友,这才是友谊的铁证!


「别装傻!人生五问,快回答!」简瑶扣桌子。


「人生五问又是什么东西?」李熏然是真的没懂,在对方的眼刀下缩了缩脖子。


「男朋友做什么的,怎么认识的,为什么喜欢他,谁追的谁,告白的时候什么情况,这还用说么?」简瑶双手抱胸,架势专业,看着对面的李警官被水一口呛住。


「你……你怎么……咳咳!」李熏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一时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回答。


简瑶也不是故意要为难他,正好菜也上了,便递了他纸巾,让他慢慢讲。



「……什么?才告白你就拉着别人去你家了啊??」简瑶听到重点,脸上「怎会有如此淫乱之事」的表情包上线,「那你就让人家把你标记了??」


李警官觉得没有任何不妥,自己见到凌远第一天就想过这个事情了,都等了快两个月才做到,一点都不快。


所以他就点了点头。


「你是猪吗?」简瑶简直恨铁不成钢,只想把一本《omega如何保护自己》的学术专著砸他脸上。


「一直都是你单恋他诶!除了周末带你去骑过摩托,哪次不是你主动?你确定对方到底怎么想的了么你就让他标记你?你这辈子只能接受一次标记你知不知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轻率?!」


简瑶一直觉得李熏然虽然脾气好重感情,但确实是一个可靠认真的人,她没有想到李熏然居然会这样不经考虑。


李熏然抿了抿唇,心里不喜欢简瑶这样看待凌远,说:「简瑶,我知道你是好意,而且你也没有见过凌远,不了解他这个人。我没有不经考虑,我觉得就是他了。」


简瑶向来思维敏捷,马上反驳:「那他呢?是不是也同样只认定你一个?」


李熏然想肯定,却发现自己竟一时开不了口。


从一开始到现在,自己一直沉浸在对凌远的浓烈爱意里。他有过一些恋爱,大多不长,开开心心地玩在一起,之后不久又和平散去。遇到凌远之后,他才体会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样子,脑子里时刻不被塞得满满的,一想到他就感到无穷的动力,想照顾他,想逗他开心,甚至想宠着他,让他对自己做什么都可以。李熏然一天可以想出无数的情话给对方听,却只会小心翼翼地挑出两句。因为对方,觉得倾吐心情的任何一次机会,都特别珍贵。


但对方呢?


李熏然想起当时在凤摆尾里被告白的场景,他不觉得凌远对自己说了哄骗的话,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但对自己来说只有一次的恋爱,到对方那里,是不是如同自己从前的「恋爱」一样,当下或许有诚挚的感情,但清浅易散,不多久就淡了?


简瑶看他迟疑,心中涌起失望,更多的却是不忍:「我听别人说,他是一个三级医院王牌科室的专家医生,单身这么多年,总不可能没有追求者。他是个alpha,一生可以标记很多人……你不要傻,好不好?」


李熏然想起昨晚的一些片段,对方那样富有技巧,想来自己肯定不是第一个。


「我信他。」李熏然最终却说。


「没有谁可以在第一眼就认定一定会跟对方走到最后,感情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欺骗我感情,也没有必要。以后的日子,在一起努力试试呗,哪能一开始就不相信对方,要说放弃。」


简瑶看着他,被这段话释怀,可心中感伤莫名。自己就算曾经和这个人再亲密,从今以后,也不能轻易地说今天这种话了,他有了另外一个可以去分享最隐秘心情的人,从此只能疏不间亲。




窗外,竟不知何时飘起了雪。凌远写完病例分析,在停笔的那一瞬间突然想到:待会回去的时候,得给家里再买双拖鞋和一支牙刷。



-TBC-




评论(33)
热度(556)

© 夜鸦 | Powered by LOFTER